第一资讯网 新闻 正文

针对中国?日澳就两国防务协定合作,就差临门一脚

2020-11-18 09:47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3246

莫里森说,"今天迈出了特别的一大步。"菅直人还说,该协议强调,"它将坚定地支持日本和澳大利亚为印度和太平洋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


该协议一经签署,将是日本1960年签署驻日美军地位以来的第一份类似协议。


此外,人们普遍认为,这把剑指的是中国。


莫里森和菅直人都对这次收获感到高兴。


莫里森深情地对菅直人说:"我想开始叫你"Yoshi"。"请叫我斯科特。


Scott"是"ScottMorrison"的缩写,也被亲密的人所喜爱。


菅直人先生腼腆地笑着,默默地接受了莫先生的建议。


日本和澳大利亚对"特殊战略伙伴"来说真的很特别。


01


从几个指标可以看出,这对日本和澳大利亚有多重要"互惠准入协议"(RAA)。


首先,协议的谈判花了六年的时间。


由于理由,两国之间的协议应该比15个国家签署的协议小得多,但已经讨论了六年,其中肯定存在未知的困难。


即使在去年4月,两国也报告说,他们暂时中止了部队地位协定(以前由该协议命名)的签署。


差别并不小,过程很困难,你可以看到它的敏感性。


第二,该协议需要议会批准才能生效。


如果两国政府之间签署了总体协议,那么需要议会批准的内容必须足够重要,并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第三,西方媒体在谈论驻军地位时,将其与美国和日本60年前签署的"驻军地位协定"进行了比较。"驻军地位协定"是美日军事同盟的重要基础。



事实上,早在 2018 年,当日本和美国报告协议谈判的进展时,他们就提到这是为了澄清日本和澳大利亚的 "准盟友立场"。


日本和澳大利亚的舆论也在密切关注这份协议。


澳大利亚媒体称这次会议是一次 "历史性的会议"。" 这是一次非常高的会议。


日本媒体援引分析家的话说,现在美国的负担太重了,这将有助于该地区其他国家在军事活动和行动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在这些言论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日本的野心。


这一雄心超越了这一点。日本过去只有一个美国盟友,但现在却有两个盟友。


日本和澳大利亚都属于 "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 四国集团。有些人认为日澳关系过去是一个缺陷,但现在已经弥补了。


此外,日本可能有两个小想法。


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安全利益非常遥远,这是合理的。日本关心东海,澳大利亚关心南海,但在这一联盟之后,日本的视野也向南扩展。


日本也一直想加入 "五眼联盟",虽然短期内还不能加入,但日本已经加入了 "同盟",大大加强了与澳大利亚的关系。至少在这个方向上,我们必须时刻关注它。


澳大利亚也有同样的雄心。


由此,中日两国开始形成南北反应,包括台湾、南海和东盟在内的亚太地区热点地区都可以成为深化两国交流的理由。除了美国不确定的情况外,两国还应在一定程度上达成某种程度的共识。


这显然给中国带来了压力。


日本和澳大利亚错误地表明,他们把中国的崛起理解为来自本地区的 "威胁",并应美国的要求,在美国以外的亚太地区发展第一个双边军事联盟的雏形。

02


我们将从军事角度看待这一问题。


1960 年,美国和日本签署了 "部队地位协定",允许美国军舰、战斗机和数千名士兵部署在日本及其周围地区,这是华盛顿所谓的 "区域安全基石" 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么,如果日本和澳大利亚签署类似的协议,澳大利亚军队和日本自卫队之间的互访和部署就可以实现。这无疑将使东京和堪培拉在军事安全方面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并在进行重要军事行动时能够共同努力。


因此,可能出现的情况包括日本和澳大利亚军队在东海争议岛屿附近举行军事演习。


不久前,澳大利亚海军加入印度、日本和美国军舰行列,在印度洋联合举行马拉巴年度军事演习,加强了 "四国机制"。


此外,在美国的沉重负担下,日澳军事联动将有助于两国在该地区的军事活动和行动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从实战能力来看,日本自卫队已经成为一支真正的现代化军队,拥有第五代 F -35 隐形战机和一艘排水量 3 万吨的直升机航母。搭载 F -35B 垂直短程起降战斗机后,可以成为真正的航空母舰。




日本海上自卫队也拥有非常先进的常规动力潜艇。尽管在 2016 年,澳大利亚最终选择进口法国常规动力“梭鱼”级攻击潜艇技术生产 12 艘潜艇,但澳大利亚一直对日本的“空中独立”(AIP)潜艇非常感兴趣。








事实上,作为南太平洋的军事大国,澳大利亚一直希望介入东北亚及周边地区的安全问题。




2007 年,澳大利亚和日本签署了《安全合作联合宣言》,拉开了两国关系升温的帷幕。




2010 年,澳大利亚和日本签署了日本自卫队和澳大利亚国防军关于物资和服务的互惠协议。该协议于 2013 年 1 月生效,对日本意义特别重大,因为这是日本继美国之后签署的第二份此类协议,澳大利亚也成为美国以外第一个与日本签署此类协议的国家。




2012 年,双方签署信息共享协议,共享部分机密信息。




自 2014 年 7 月起,澳大利亚正式承认日本为“特殊战略伙伴”,日本则非正式地称澳大利亚为“准盟友”。澳大利亚前总理阿博特甚至声称澳大利亚是日本的“坚定盟友”。同年,双方还签署了旨在促进两国防务技术合作的《国防科技协定》。




2016 年,在一次联合演习中,日本潜艇自 1942 年入侵悉尼港以来首次出现在悉尼,这表明双方在军事互访方面有着更深层次的意图。


在日本和澳大利亚日益增长的军事手段背后,当然,主要推动力来自美国。




美国一直希望其在亚太地区的“得力助手”日本和澳大利亚能够在军事上联合起来,从而在军事安全方面形成一个更加稳定的“美日澳三角”。




经过奥巴马政府“重返亚太”战略的预热和当前“印太战略”的大力推进,美日澳军事三角关系已成为“迷你版亚洲北约”的基石。现在,随着印度,“四国集团”下的军事色彩越来越浓。



03 



首先,地理上很难整合。




日本、澳大利亚和中国在陆地上互不相邻。传统上,它们不属于同一个地理板块,而且地理位置相距遥远。两者在东亚和南太平洋次区域板块中都有各自独特的影响力,制衡结合起来并不容易。




他们确实或多或少与中国存在地缘政治矛盾,但他们的关注点不一样。




澳大利亚看待中国,更多的是出于价值观的差异。




日本的考虑更为复杂。它想联合其他国家打败中国,以提高在与中国博弈中的地位,但它不愿意面对中国。




他们很难对中国采取联合行动。




二是实力有明显局限性。




澳大利亚的国内生产总值不到 1.5 万亿美元,和我们广东省差不多,军事技术也不是很先进。此外,澳大利亚和印尼相互提防,这限制了澳大利亚在东南亚的电力扩张。




至于日本。日本自卫队的作战规则显然不利于日澳建立更紧密的防卫关系。此外,俄罗斯对日本也很警惕。从某种程度上讲,俄罗斯对日本的不满体现在中俄在西太平洋地区反导预警和联合巡航方面的共同努力。




第三,他们直接呼应美国的“印太战略”,这是不现实的。




中美之间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场海权博弈。与陆地力量不同,海权通常是包容性的力量,而不是完全的排他性力量。它在某一海域更具有相对影响力和比较优势。它是协商权。




美国完全无视中国在该地区的主权、主权权益和合理地位,这在战略上是不现实的。




无论如何,日澳签署“互惠准入协议”显然是针对中国。这确实进一步促进了亚太地区的对抗气氛,为美国分裂亚洲提供了新的杠杆。



我们想对日本和澳大利亚说,正是因为中国的发展,他们对我们的战略产生了怀疑,开始进行老式的军事同盟表演。这具有明显的潜在战略风险。




因为日本和澳大利亚在一定程度上会被美国工具化,大家都知道工具受损的战略风险肯定高于工具使用者。








真的没必要。



但无论日本和澳大利亚做什么,我们打破同盟体系的最好办法就是依靠软实力。




第一,关注中美关系。




在中美博弈的背景下,日本和澳大利亚正在逼近。虽然我们很难避免霸权国家与周边新兴大国的战略博弈关系,但我们可以在博弈的强度和方式上发挥自己的影响力。




第二,关注中国与地区国家的关系。




我们愿与地区各国一道,建立自由、开放、包容的地区秩序。我们不仅要这样说,而且要这样做,使地区国家看到并信任它。




这样,即使日本和澳大利亚再次“结盟”,其他国家不效仿,也无法激起任何大的波澜。


责任编辑:萤莹香草钟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第一资讯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第一资讯网 Copyright©2015 diyizixunwang.com All Right Reserved.